梨花渡一正逢梨花盛开的时节,梨花渡上开满了片片梨花

她不由得笑笑,好让自己不那么紧张:“公子不搭船么?那就是小女子多嘴了,抱歉。”不大不小的雨,叫人淋得手脚冰凉,那白衣公子不说话,她便悻悻的躲回船棚里去。雨一直下着,不知何时才能停下,她往炭盆里烤着手,蓑衣上的水珠流了一地,将她的裙袂沾湿,她便又卷起裙袂拧了拧干,欲放到炭盆上烤,突然听到有人在敲船棚。


“公子要去哪儿?”
这是一个下雨的天,云湖上烟波浩渺,她立在船上问立在岸边的白衣男子,此时正逢梨花盛开的时节,梨花渡上开满了片片梨花。
那白衣公子立在渡口上,目视着前方的山脉不知在想怎么什么,听到她问话,一双冷眸淡淡的瞥过去,像是一道剑,刺在人心里头。
她不由得笑笑,好让自己不那么紧张:“公子不搭船么?那就是小女子多嘴了,抱歉。”
不大不小的雨,叫人淋得手脚冰凉,那白衣公子不说话,她便悻悻的躲回船棚里去。
雨一直下着,不知何时才能停下,她往炭盆里烤着手,蓑衣上的水珠流了一地,将她的裙袂沾湿,她便又卷起裙袂拧了拧干,欲放到炭盆上烤,突然听到有人在敲船棚。
“咚咚~”
她忙探出头去,见那白衣公子不知何时上了船,撑了伞立在船尾处,冷漠着一张脸。
“到对岸去。”见到她后,扔一锭碎银到她怀里,再淡淡交代一句。
她收了钱,顾不得沾湿的裙摆,钻出船棚,解了绳子,将杠一撑,小船便脱离了渡口,一路向湖中心划去,之后便再用不了船杆了,只能靠船桨,一点一点划到对岸去。
雨声点点,落在身上,沿着斗笠的边缘,落下去,身后的乌发便都湿了。
下雨的云湖,是多雾的,此刻已然看不太清路了,好在云湖并不大,呆时间长了,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划到对岸去。
那位公子不声不响立在船尾处,目光注视着前方的迷雾,仍旧不知在想些什么,眼里的光起了又灭,情绪复杂得她看不懂。
渐渐的,可看到岸口了,她小心将船划过去,待停稳了,侧头对那公子道:“公子,到了,雨天路滑,您担心些。”
“谢了。”公子淡漠的说着,撑伞走上岸,她却不由得将人叫住:“公子!”
“何事?”公子回头,淡漠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冷冷的,像这冰冷的雨。
她不由得觉得有些自作多情,犹豫着不知是否要开口,但那公子明显露出了不耐烦的情绪,却仍旧很礼貌的等她说话。
她把心一横,开口到:“云峰上终年环雾,今日又下了雨,路面又湿又滑,公子可要小心些。”
“是么?多谢了。”他淡淡答一句,转身走进雾中去,再也不回头。
她不由得叹一口气,将小船划了回去。
梨花渡上再无人可寻,她便躲在船棚里烤火,懒洋洋地打着呵欠。
时间一晃三日过去,雨停了,云散开,阳光照得湖面一片波光粼粼。
她将小船划到云峰渡口去,不一会儿便见那白衣公子满身血迹的朝他走来。
“公子……”
她立在船头唤他,他依旧将背挺得笔直,扔一锭碎银到她怀里,淡漠道:“送我过去。”
“好。”
她想伸手去扶他,可是他却轻身一跃,便落到了小船上,连船都没有晃动一下。
她无奈笑笑,将杆一撑,将船朝对岸划去。
到了对岸,她转身唤他下船,却见他躺在船上,气息微弱得几乎听不见,显然是晕过去了。
她忙将人扶起,稍一用力就将人背起,一步一步,走向梨林深处的小屋里去。
将他放到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后,她看着他的伤势无奈的摇头。
都说云峰上有一株灵草,可治百病,可起死回生,人人争相来取,再负伤而归,或者死在了云峰上。
人活在世,本就会有那一天,与其拼上性命去取那一株灵草,倒不如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平平安安过日子的好。
呵~
可是世人呐,总是有了一样,还想再多有一样。
“你又救人!”
敞开的窗户上不知何时多了个红衣女子,同她一模一样的脸,在满树的梨花下,红得似朵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
她早已习以为常,见到女孩,只是淡淡一笑:“阿妹,下次下手可要轻些,别总是把人打得那么伤,很痛的。”
“你个笨蛋,我不出手重一点,你造就被这些狼心狗肺的人类吃进肚子里去了,怎么老是这么不长记性!”
红衣女孩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跳下窗,走到正在给那男子煎药的她身旁,戳她的脑袋。
“别闹。”她笑着拿开她的手。
窗外阳光正好,微风轻拂,吹落片片梨花瓣。
红衣女孩觉得无趣,一晃身,便没了踪影,她笑着摇摇头,将煎好的药到到碗里,端到那位公子跟前,一勺一勺喂下去。
第二日,男子转醒过来时,她正在院子里劈柴,看到他从屋子里缓慢走出,忙扔下斧头,朝他走过去:“公子你醒了。”
眼前的人生有一张英俊的脸,薄唇剑眉翘鼻梁,一双桃花眼里潋滟着深秋潭水般的光泽。
让人看着就觉得冷,却又不住想要朝他靠近。
“我还在这云湖上?”
男子簇着眉问她。
她把头点得像在捣蒜。
男子不再看他,回到屋里拿上自己那把油纸伞,便匆匆跑进了莉林里,她不由得追了过去,便见他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语又往云峰上去。
“公子还要到云峰上去么?”
她立在他身后,看着他踏进乌蓬小船上,要自己划船过去。
听闻他的问话,男子淡淡答了句:“是。”
“可是公子有伤在身。”
“无妨。”
她突然无话可说,看着他划着小船慢慢远离她的视线,带着不惜性命的一腔孤勇。
她很想问,他为谁而来?值得他如此不顾性命。

封面来自网络,并非本公众号原创
“公子要去哪儿?”
这是一个下雨的天,云湖上烟波浩渺,她立在船上问立在岸边的白衣男子,此时正逢梨花盛开的时节,梨花渡上开满了片片梨花。
那白衣公子立在渡口上,目视着前方的山脉不知在想怎么什么,听到她问话,一双冷眸淡淡的瞥过去,像是一道剑,刺在人心里头。
她不由得笑笑,好让自己不那么紧张:“公子不搭船么?那就是小女子多嘴了,抱歉。”
不大不小的雨,叫人淋得手脚冰凉,那白衣公子不说话,她便悻悻的躲回船棚里去。
雨一直下着,不知何时才能停下,她往炭盆里烤着手,蓑衣上的水珠流了一地,将她的裙袂沾湿,她便又卷起裙袂拧了拧干,欲放到炭盆上烤,突然听到有人在敲船棚。
“咚咚~”
她忙探出头去,见那白衣公子不知何时上了船,撑了伞立在船尾处,冷漠着一张脸。
“到对岸去。”见到她后,扔一锭碎银到她怀里,再淡淡交代一句。
她收了钱,顾不得沾湿的裙摆,钻出船棚,解了绳子,将杠一撑,小船便脱离了渡口,一路向湖中心划去,之后便再用不了船杆了,只能靠船桨,一点一点划到对岸去。
雨声点点,落在身上,沿着斗笠的边缘,落下去,身后的乌发便都湿了。
下雨的云湖,是多雾的,此刻已然看不太清路了,好在云湖并不大,呆时间长了,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划到对岸去。
那位公子不声不响立在船尾处,目光注视着前方的迷雾,仍旧不知在想些什么,眼里的光起了又灭,情绪复杂得她看不懂。
渐渐的,可看到岸口了,她小心将船划过去,待停稳了,侧头对那公子道:“公子,到了,雨天路滑,您担心些。”
“谢了。”公子淡漠的说着,撑伞走上岸,她却不由得将人叫住:“公子!”
“何事?”公子回头,淡漠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冷冷的,像这冰冷的雨。
她不由得觉得有些自作多情,犹豫着不知是否要开口,但那公子明显露出了不耐烦的情绪,却仍旧很礼貌的等她说话。
她把心一横,开口到:“云峰上终年环雾,今日又下了雨,路面又湿又滑,公子可要小心些。”
“是么?多谢了。”他淡淡答一句,转身走进雾中去,再也不回头。
她不由得叹一口气,将小船划了回去。
梨花渡上再无人可寻,她便躲在船棚里烤火,懒洋洋地打着呵欠。
时间一晃三日过去,雨停了,云散开,阳光照得湖面一片波光粼粼。
她将小船划到云峰渡口去,不一会儿便见那白衣公子满身血迹的朝他走来。
“公子……”
她立在船头唤他,他依旧将背挺得笔直,扔一锭碎银到她怀里,淡漠道:“送我过去。”
“好。”
她想伸手去扶他,可是他却轻身一跃,便落到了小船上,连船都没有晃动一下。
她无奈笑笑,将杆一撑,将船朝对岸划去。
到了对岸,她转身唤他下船,却见他躺在船上,气息微弱得几乎听不见,显然是晕过去了。
她忙将人扶起,稍一用力就将人背起,一步一步,走向梨林深处的小屋里去。
将他放到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后,她看着他的伤势无奈的摇头。
都说云峰上有一株灵草,可治百病,可起死回生,人人争相来取,再负伤而归,或者死在了云峰上。
人活在世,本就会有那一天,与其拼上性命去取那一株灵草,倒不如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平平安安过日子的好。
呵~
可是世人呐,总是有了一样,还想再多有一样。
“你又救人!”
敞开的窗户上不知何时多了个红衣女子,同她一模一样的脸,在满树的梨花下,红得似朵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
她早已习以为常,见到女孩,只是淡淡一笑:“阿妹,下次下手可要轻些,别总是把人打得那么伤,很痛的。”
“你个笨蛋,我不出手重一点,你造就被这些狼心狗肺的人类吃进肚子里去了,怎么老是这么不长记性!”
红衣女孩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跳下窗,走到正在给那男子煎药的她身旁,戳她的脑袋。
“别闹。”她笑着拿开她的手。
窗外阳光正好,微风轻拂,吹落片片梨花瓣。
红衣女孩觉得无趣,一晃身,便没了踪影,她笑着摇摇头,将煎好的药到到碗里,端到那位公子跟前,一勺一勺喂下去。
第二日,男子转醒过来时,她正在院子里劈柴,看到他从屋子里缓慢走出,忙扔下斧头,朝他走过去:“公子你醒了。”
眼前的人生有一张英俊的脸,薄唇剑眉翘鼻梁,一双桃花眼里潋滟着深秋潭水般的光泽。
让人看着就觉得冷,却又不住想要朝他靠近。
“我还在这云湖上?”
男子簇着眉问她。
她把头点得像在捣蒜。
男子不再看他,回到屋里拿上自己那把油纸伞,便匆匆跑进了莉林里,她不由得追了过去,便见他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语又往云峰上去。
“公子还要到云峰上去么?”
她立在他身后,看着他踏进乌蓬小船上,要自己划船过去。
听闻他的问话,男子淡淡答了句:“是。”
“可是公子有伤在身。”
“无妨。”
她突然无话可说,看着他划着小船慢慢远离她的视线,带着不惜性命的一腔孤勇。
她很想问,他为谁而来?值得他如此不顾性命。

相关阅读
汉服推荐
    中国风女装丝绒改良版旗袍新款长款优雅年轻款少女民国连衣裙秋冬
    徐娇织羽集花下有期外套女半身裙改良汉服汉元素加厚冬款猫咪绣花
    云鱼在水 五五年汉服女装传统明制披风大袖绣花外套秋冬日常款
    改良版旗袍连衣裙少女秋冬粉色长款气质优雅中国风宴会晚礼服长袖
    汉尚华莲醉龙吟汉服女绣花明制立领对襟袄裙保暖日常秋冬装两色款
    都城南庄汉服 无妄海 齐胸襦裙敦煌重色绣花印花套装华服非古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