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在自己的日子里都是主角,追寻着他们心中汉服最温暖的光

她家的酒,飘香十里,光是嗅着香味儿就能找到。她与丈夫共同经营着酒馆,生意红火,还有一对小儿女,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羡煞旁人。远处一阵嘈杂的喧闹声,不用看,就知道定是程家婆媳又吵了起来。程家婆婆看不上自家儿媳,等老太太仙逝,儿媳娘家没落了,程家婆婆便对儿媳非打即骂。

每个人在自己的日子里都是主角,追寻着他们心中最温暖的光
酒娘子家的集贤居酒馆在前门大街的最北边,是这条街上的老租客了。她家的酒,飘香十里,光是嗅着香味儿就能找到。她与丈夫共同经营着酒馆,生意红火,还有一对小儿女,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羡煞旁人。
每个人在自己的日子里都是主角,追寻着他们心中汉服最温暖的光
小训狐汉服远处一阵嘈杂的喧闹声,不用看,就知道定是程家婆媳又吵了起来。程家婆婆看不上自家儿媳,等老太太仙逝,儿媳娘家没落了,程家婆婆便对儿媳非打即骂。天天吵,天天骂,邻居们都当是茶余饭后的笑话来听。张二婶家是卖炮仗的,这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过的很是富裕。张二婶虽然八卦,但十分热心,能帮忙的,绝不推辞,在这条街上很受好评。程家婆媳天天打架,张家二婶怎么能错过好戏呢,又能落个好人当,回去还能给街坊四邻讲讲戏。是不是可以拓宽一下职业生涯,开个说书馆子,该提上日程了。
郭半城与王半城两个员外本是京城两首富,两人本是不相上下,奈何和大奶奶从中使了些手段,使得两人之间出现了嫌隙,渐渐地,两人账上的流水渐渐少了,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可和大奶奶的产业早已遍布京城,更占据了这条最繁华的前门大街。王半城见生意做不过和大奶奶,便卖房套现,想捐个官捞捞油水,奈何郭半城也这么想,就拿出了家传宝玄铁如意,打算与王半城合作,共同打压和大奶奶,然而在路上遇到了和大奶奶,不免有些心虚。本打算绕道而行,算了,不如大步向前。
和大奶奶的产业就是这一条街的房产,时近年关,就又到了忙碌的收租季。大奶奶身边的小丫头叫拾儿,是她在路边捡的。拾儿傻傻的,就知道吃和玩。和大奶奶成亲那日,其他丫头都走了,只剩拾儿在夫家陪着她,和大奶奶甚是感动,问她为什么不走,这傻丫头懵懵的啊了一声,反问道:“可以……走的吗?”“……”和大奶奶在何家只有拾儿一个娘家人,自然向着她,出门收租都带着她,遇到好吃的好玩的,也会买一份给她。
寇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干儿子去给周老太爷过寿。寇妈妈本是个青衣名角儿,遭人陷害,被赶出班子。在路上,寇马马遇到了两个与狗抢食的小男孩,狼狈不堪,好在遇到了寇妈妈,将两个小兄弟救下,带回寇家班,像儿子一般照料,传授她的毕生技艺。靠着唱堂会为生,日子倒也过得去。
沈夫人与谢夫人未出阁时便是闺中密友,来往甚密,两人的夫君又是朝中的同僚,关系更为亲密,两人时常相约出门,一起在城外搭粥棚施粥,一起去智化寺祈福,一起参加诗会,一起逛街,看看世间繁华。沈大人和谢大人两人私下里小酌时还戏称,自己便是自己夫人养的外室,沈夫人和谢夫人才是真正的一对儿。遇到一位知心知己,从小到大,怎么肯断了联系。
小花神花如茗的花还是那么受欢迎,瞧,东方神医家的姐妹都来买花入药了。自从两姐妹从深山里采药回来,这亲的就如同一个人一样。哎呦,万小姐和苏小姐也来买花,这两位姑娘正值妙龄。听说小花神的花制成香囊,花香经久不衰,赠与心上人,弥留在心间。
每个人在自己的日子里都是主角,追寻着他们心中汉服最温暖的光
搭夫人汉服淳于喜家的果子相较别家的果子分外新鲜,品种还多,有时还会有西域水果尝尝鲜,吸引众多太太小姐前来购买。生意做得不错,这金子定然不会少,她家的租金总是按时交,有时还会孝敬一些稀罕果子给和大奶奶尝尝。不过什么都瞒不过和大奶奶,这购买果子的两个人是安南国前来朝贡的公主,此次前来,不光为了传递情报,更是挂念多年未见的老友。可军爷最近总是来顺东西,今天顺个香蕉,明天顺个梨,到了晚上,又送过来小花神的鲜花。真是难为情。不过,军爷,你刚刚顺走的是我们的情报。这……可如何是好?
张大人和张夫人还是如此的恩爱,两人搬出老宅三个月后,又搬了回来,曾经的颦蹙眉头如今舒展开来。小姨子微沁和小姑子泠音笑闹着,东看看西瞧瞧,趁她们不注意,张大人偷偷拿出托人带回的安南珠宝给夫人,若是被两个姑娘瞧见了,定是要抢了去,还怎么讨自己夫人欢心。家本就是热热闹闹,风风火火的,这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相关阅读
汉服推荐
    【鹤梦】汉衣晟道原创改良汉服女汉元素服装新品交领短袄短裤秋冬
    【鹤风】汉衣晟道原创新品改良汉服女汉元素服装交领上襦一片式裙
    都城南庄汉服 闻染唐风 长安十二时辰联名款渐变印花绣花齐胸襦裙
    【花间鹿】汉衣晟道原创汉服女齐腰交领襦裙中国风刺绣大袖衫
    【惜花】汉衣晟道汉服女齐胸绣花唐制大袖衫飘逸大摆齐胸襦
    都城南庄汉服百鸟朝凤绣花交领上袄马面裙秋冬红白袄裙明制汉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