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遗风|如梦霓裳

古韵遗风如梦霓裳点红妆,弄红妆,和笑惊鸿舞霓裳,琼眸落月霜;梦一场,醉一场,羽衣翩翩回汉唐,古风是故乡。谁一袭青衫,素衣染墨,墨袭芬芳;谁一舞惊鸿,翩然皓月,月锁朱窗;又是谁一曲桃夭,芳华灼灼,十里红妆……拨弦蒹葭苍苍,伊人在水一方,你是否心动,那袭羽衣,叫霓裳,随风舞-个盛世,重回汉唐!初提汉服






点红妆,弄红妆,和笑惊鸿舞霓裳,琼眸落月霜;梦一场,醉一场,羽衣翩翩回汉唐,古风是故乡。
谁一袭青衫,素衣染墨,墨袭芬芳;谁一舞惊鸿,翩然皓月,月锁朱窗;又是谁一曲桃夭,芳华灼灼,十里红妆……拨弦蒹葭苍苍,伊人在水一方,你是否心动,那袭羽衣,叫霓裳,随风舞-个盛世,重回汉唐!
初提汉服,想必很多人都会见字释义地理解为是汉朝的服饰,实则不然,汉服的全称为“汉民族传统服饰”,又称华服。始于皇帝,备于尧舜,止于清代“剃发易服”,汉裳已美了3700多年。在孔颖达《春秋左传正义》的笔墨流光中记载着这样一段文字:“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华、夏一也。” “华夏”一词便如是诞生了。
浅谈汉服之美,字句是论不清道不明的。流于汉朝的曲裾,向后交掩为一特色;盛于唐代的襦裙,介于胸下与腰上之间又一亮点;传于宋元的褙子,多窄袖衣长垂于膝下且两侧开叉为其风格;行于明代的袄裙,上穿袄下着马面裙喜作彩绣装饰称其时尚……流传千古的汉服之美,唯悉心意会方可知,不可言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汉服是一首绝美的诗。汉的大气,晋的飘逸,唐的开放,宋的端庄,汉服男儿的潇洒俊朗,汉服女儿的巧笑盼兮,无论哪一种,都如此甚好。
于万代更替之中,汉服文化似乎被我们遗忘在了风尘里。你可知就是这美了3000多年的国粹素锦,也难逃陷入尴尬的命运。曾有位姑娘身着经典汉服在街头走了一走,却收获了路人投来的异样眼光,更让人心寒的莫过于大多数人将这汉服破口呼作韩服、和服。细究事实背后的故事,我们了解到,朝鲜的韩服及日本的和服都是经汉服文化的渲染之后,汲其精华发展壮大了本民族的服饰。如今却要本末倒置,不禁揪起了国人的心。
是金子自会发光,且莫忧念,是国粹也总会幸运地等到有缘人来宣扬。令人谈吐也温柔的大型文化节目《中国诗词大会》,与国人的相见不仅洗涤了灵魂,更掀起了汉服热的浪潮。久违的仙女风汉服日渐亲民,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不,昆明400市民便身着汉服欢度七夕,祭祀斗巧绣荷包。2017年5月16日,身着中国汉服的志玲姐姐,霸屏纽约时代广场。素净典雅的豆青色,精致细腻的纹饰,华服着于林志玲身上,尽显东方柔美,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一袭汉服,遗世独立,惊艳了世界!
汉服似乎不再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它因先人的匠心而独特,因历史而沉重,因文化而意蕴深长。有人立于江头,着交领右衽,宽袍广袖,迎风低吟浅唱:岂日无衣,与子同袍。
古韵遗风|如梦霓裳
做一个古风的儿女,身着汉服,国风发扬,巧笑倩兮。待我长发及腰,一袭汉服可好,裙裾扶风飘飘,与卿玉林吹箫;待我长发及腰,一袭汉服可好,赌书泼墨挥毫,霓裳醉回琼韶;待我长发及腰,一袭汉服可好,朱楼黛瓦依靠,青丝白头到老。

相关阅读
汉服推荐
    百里潮头裤子 清水溪原创设计汉服宋裤女 刺绣棉麻长裤阔腿裤秋款
    【夜未央】晋制交领汉服女梨花渡原创齐腰襦裙春夏款刺绣破裙
    如梦霓裳汉服女装情侣装大袖交领襦裙寅虎生肖刺绣花原创周年庆
    长相思 清水溪原创设计 改良刺绣汉服女马甲棉衣上衣裙子套装秋冬
    【碧落】梨花渡汉服女原创女齐胸对襟襦裙春夏款绣花日常小清新
    重回汉唐霜林汉服男女同款冬季大袖衫单件渐变色印花披风外套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