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女孩身着汉服走上街头,汉服为什么突然这么火

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裙......乍一听这些复杂漂亮的词儿,是不是以为自己在看《红楼梦》?就差大观园里的小姐们这么装扮着一个个摇着团扇走出来了。这些词儿,汉服圈的人都懂。在北京故宫,成都太古里,杭州西湖......越来越多的小哥哥、小姐姐一身古人装扮


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裙......乍一听这些复杂漂亮的词儿,是不是以为自己在看《红楼梦》?就差大观园里的小姐们这么装扮着一个个摇着团扇走出来了。
这些词儿,汉服圈的人都懂。在北京故宫,成都太古里,杭州西湖......越来越多的小哥哥、小姐姐一身古人装扮,仿佛从前朝旧梦穿越而回。
十年前,这群“着装怪异”的人走在大街上,还要承受讥笑和指指点点;现在,他们在CBD昂首阔步,一眼就能辨别迎面走来的汉服女穿的是不是“山货”。
社交平台上,汉服博主越来越多,在某音上搜索“汉服”话题,播放量已近百亿。
汉服,正从历史的画卷中,走进很多年轻人的衣柜里;正从一个小众的爱好,变成一门蓬勃壮大的生意。
1
中兴,95后成主力军
汉服为什么突然这么火?这可不是一夕之间突然起势。
2003年可谓“汉服元年”,那一年,网友“青松白雪”自制汉服并拍照上传,成为了现代第一个自制汉服并被广泛传播的人,同年11月22日,网名为“壮志凌云”的王乐天身着自制曲裾袍款式汉服出现在郑州街头,成为第一个穿着汉服出街的人。
自此,11月22日被汉服爱好者认定为“汉服文化复兴运动”纪念日,每年这一天,不管身在那座城市,总会看到汉服出行的人。
之后十几年,汉服文化一直在小圈子里不温不火的传播,直到近几年突然爆发。
越来越多女孩身着汉服走上街头,汉服为什么突然这么火
图说:某短视频平台上的汉服网红 (图片来源网络)
每一种文化的中兴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汉服的崛起,则有赖于一股迅速膨胀的“神秘”力量——“95后”。
汉服的爱好者极其年轻,某平台曾在2018年做过一次调查,数据显示,汉服爱好者平均年龄只有21.03岁,其中19-24岁年龄段占比最高,为52.14%。也就是说,绝大多数都是“95后”。
这群还在读大学的孩子们,一直就是喜欢标新立异、与众不同的代名词。他们刚刚挣脱父母的管束,有了自由和一笔可供支配的“小财”。他们兼职打工,或者咬咬牙从生活费里挤出钱,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一掷千金”。
在这个圈子里,他们彼此之间互称为“同袍”,为《诗经》中“与子同袍”之意。
调查显示,为了一件绝版的汉服裙子花费上千块的,大有人在。
对汉服的追捧,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小时候披着床单扮古人的孩子长大了!”
图说:女星周洁琼身着汉服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说一个“商机”的出现,需要有“消费人群”这个内力,那么,必然也有推动消费欲望的外力存在。
汉服的推广也算是搭上了互联网发展的“顺风车”。从一开始只活跃在贴吧论坛,再到微博B站,再到近几年各种短视频平台,汉服用一种更加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带来了“视觉刺激”,也带来了普及度。
要说以往,如果“95后”的年轻人穿着汉服回老家,十有八九会被“70后”的七大姑八大姨嘲笑为“唱戏的”,现在,亲戚长辈们刷刷某音,看得多了,倒是越来越能理解。
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汉服产业也成了当下的一个“香饽饽”。
2
一套上万?汉服开始产业化
据天猫发布的《2018年汉服消费人群报告》显示,2018年,购买汉服人数比上年增长92%。截至2018年末,中国汉服市场消费人群已超200万人,市场规模超过10亿元。
这个新兴的市场,吸引了不少人一哄而上。从版型设计、布料选择、批量生产、到营销推广,二手交易......汉服已经基本形成了一条完备的产业链。
生于97年的“星女郎”、女演员徐娇就是一个“汉服控”,穿着汉服参加电视节目、去海外走红毯......可谓汉服界的“扛把子”。
图说:越来越多女孩身着汉服走上街头 (图片来源网络)
不仅身体力行,她在汉服的商业化操作上也颇有思路。
2016年,徐娇联合时尚品牌载艺星辉推出汉服电商品牌“织羽集”,主打经过改良的汉服。徐娇作为KOL,负责为品牌推广带货,载艺星辉则负责具体的供应链管理、生产和出货。双方打好配合战,“织羽集”从一个月几十万的流水快速做到了几百万流水,2017年销售额达到四五千万。
据说,现在的“织羽集”一个月就能卖出4万件汉服,半年能卖出20万件。
越来越多女孩身着汉服走上街头,汉服为什么突然这么火
▲图说:徐娇为“织羽集”做推广 (图片来源网络)
目前市面上汉服的价格也可谓很“兼容”。对囊中羞涩的学生来说,两三百块钱也能入手一件。而高端汉服也不罕见,售价几千甚至上万也是很正常的。一套质地良好的“九霄步天歌”售价3960元,一套“飞鱼云肩通袖妆花织金纱”则要价万元。
所谓的“高端汉服”,不仅贵,而且还很难买到。
某自称以高端精致为特色的汉服淘宝店客服称,为了保证质量,一套衣服工期要3-6个月,目前,店里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21年,现在已停止接单。
“交定金的时候我还是单身,收到衣服的时候我娃都有了。”不少人开玩笑地吐槽。
现在,很多汉服商家玩起了饥饿营销,一些新款或者爆款限量发行,通常一上架就会被一扫而空,随后价格就会被炒上来。
一些稀缺的经典款式因此产生了收藏价值,在很多二手交易平台上,常常能看到“绝版”、“限量版”的汉服被叫卖,价格不菲。
但汉服的狂热爱好者们并不在乎价格,他们“蹲守”在各大交易平台,只为“蹲”到自己喜欢的款式。
3
山寨?抄袭?行业痛点还很多
前几天,网曝四川一女孩因为穿了山寨的洛丽塔裙子,被自称lo娘的两女生当街拦下辱骂。
“这是版权问题,你如果真的喜欢这些东西,你就不应该去买它的盗版。我们在跟你说,你踩雷了,踩雷就是说你是不小心买到的,没有说你是故意买到的。”lo娘义正言辞地说。
这样的事情同样存在于汉服圈。
汉服也分为正版和山寨版。
正版汉服质量好价格高,裁剪、用料极其讲究,一旦赶工就很容易出现质量事故,所以通常出货很慢。
而山寨版通常指的是那些自己不原创,复制原创店样式的卖家,“山货”通常价格便宜、制作速度也更快,这吸引了一批对汉服不甚了解、或者追求性价比的买家。
正版汉服“精工细作”式的制作特点,让其供应量远远跟不上市场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随之而来的低成本、高收益的“山店”越来越多,目前淘宝上超过一半的商家,都是在售卖“山寨装”,这自然抢掉了原创汉服店的不少生意。
不过,比正版卖家反应更大的是正版汉服的消费者们。他们花了那么多的钱,经过那么长时间的等待,结果新衣服还没穿上身,“山寨版”就已经烂大街,心里难免膈应。
所以,这群人对于“山货”的容忍度几乎为0,汉服圈里的“正山大战”非常多见,存在着非常显著的鄙视链。
这种并不和谐的氛围,让很多原本有兴趣的观望者悻悻止步,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汉服市场的扩大。
如何维护原创,破解数量质量不平衡之困,是现在汉服创业面临的首要问题。
随着“95后”“00后”逐渐成年独立,拥有了消费能力,他们喜爱的小众文化,都有开发出大市场的可能。汉服只是其中之一,或许还有更多的市场等我们挖掘。

相关阅读
汉服推荐
    如梦霓裳汉服十二生肖巳蛇斗篷
    老上海改良丝绒旗袍秋冬新款年轻款少女长款优雅民国中国风连衣裙
    重回汉唐鹿隐汉服男装交领绣花斜襟衣裳传统日常非古风刺绣春秋装
    如梦霓裳长乐原创汉服灵狐长比甲织金保暖搭配明制袄裙外搭秋冬款
    中国风新式改良旗袍新款女长款优雅走秀中式修身宴会晚礼服连衣裙
    古装汉服女襦裙仙女飘逸清新淡雅仙气古风大广袖舞蹈演出服装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