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

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开幕式前一晚,我一路往景区中心走,天黑渐渐了,眼前的色彩却愈发斑驳。人们穿着各种形制和材质的汉服,在秋夜冷风里衣袂飘飘。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唐代仕女手拿铁板鱿鱼,明朝皇后和将军在大排档聚餐,几个穿着休闲装的人混在其中,像爱丽丝掉进兔子洞


01 | 古镇蹦迪
西塘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
开幕式前一晚,我一路往景区中心走,天黑渐渐了,眼前的色彩却愈发斑驳。人们穿着各种形制和材质的汉服,在秋夜冷风里衣袂飘飘。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唐代仕女手拿铁板鱿鱼,明朝皇后和将军在大排档聚餐,几个穿着休闲装的人混在其中,像爱丽丝掉进兔子洞。
从2013年开始,每年10月底到11月初,汉服以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热闹场面准时登陆这个古镇。被卷进这个“兔子洞”的人一年比一年多,直到现代人的着装在这里成为真正的奇装异服。
融入这里,需要懂一点入门“咒语”,比如人们自称“袍子”,互称“同袍”;比如汉服按照形制分为襦裙、深衣,上衣下裳;按朝代分汉制唐制明制;按考据程度分“古墓派”“仙服派”;按照版权分“穿山”“穿正”。9月初,主办方分批发布免费门票时,就强调过“谢绝影楼装、山寨汉服等,一经发现,有权取消其免费进入西塘景区的资格。”
其实也没那么复杂。两个中年人坐在河边讨论行人的着装,最后得出结论:这衣服过节穿着挺好,但是日常干活不方便。西塘和汉服文化周也并没有余力坚守规则——订票系统几次瘫痪,景区门口排着长队,工作人员并不能甄别所有汉服是否来自正版。
至少在汉服文化周期间,西塘提供了“穿越”的场景。为期四天的活动中,你可以写红笺、放河灯,带着面具冲上“汉服相亲大会”的舞台抢亲,站在石桥上看四大美女同乘乌篷船向你行礼。
但西塘不提供严丝合缝的故事。有位男生穿汉服,戴墨镜,怀抱一只身穿飞鱼服的猫,犹如摩西过红海,人们在他面前分开,调整手机距离对着猫拍照;一场宋婚表演结束,新娘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主题曲中小跑下台,同伴为她披上西装。
这里有标准的中国古镇的一切:银饰、臭豆腐、桃花酒、旋风土豆,以及流传着“艳遇”传说的酒吧一条街。歌手抱着吉他站在仿真桃花树下,从《斑马》唱到《安河桥北》。
不过,只有在西塘,近年出现的奇异对撞感才最强烈:酒吧门口揽客的人,有的拿戒尺,有的翻花手,当然也有的穿汉服,五颜六色的灯光从木栅花窗中迸射出来。几位同袍和我分享了穿汉服蹦迪的经验:务必要把头上的首饰固定好,不然容易甩掉。
西塘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
这里飘散着人民币的味道。动辄上万的套装在“大明富婆”和“大明负婆”身上并不稀罕,商家的工期是以汉服文化周为顶点的抛物线,民宿老板以各种理由退房、涨价,“家人生病,急需用钱”。
人民币不是唯一度量标准。义乌小商品在西塘焕发新生,卖家拔下头上的发簪,“160,多便宜呀!”收获买家急切的一句“我懂我懂”。我住在景区边缘,屋里放不下两个摊开的行李箱,开幕式当晚房价600多元,同袍说“不算贵,不算贵”。
这里出售关于古代生活的浪漫想象,浪漫中又透着现实感。有人满怀期待,举着手机滚动播放交友信息,“求富婆、求扩列”;也有人黯然神伤,发现“富婆”只和“富婆”一起玩。
西塘需要汉服。去年文化周期间,实名制穿汉服登记入园游客量达到4.6万人次,游客量17.3万人次;今年相关活动吸引超10.8万人次参与,游客量22.5万人次。
汉服未必需要西塘。闭幕式当晚,“汉服节拼房拼车面基群”改名“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群友们开始相约即将在武汉黄鹤楼举办的中华礼乐大会。我住的民宿降价到每晚400元左右,老板说,过几天能便宜到200来块钱。
一个常被忽略的有趣悖论是,西塘是“中国纽扣之乡”,讲究“无扣隐带”的汉服却用不着纽扣。西塘急于向宣扬传统的汉服文化周靠拢,它的官网标语是“西塘,生活着千年的古镇”。而在同一时间,与之相距不到60公里的乌镇,正在举办的是国际戏剧节和世界互联网大会。
02 | 民族的,世界的
2005年,《碟中谍3》在西塘取景,这里代表外滩、东方明珠塔之外“上海”乃至中国的另一面。影片高潮部分,汤姆·克鲁斯从“明清食代”夺窗而出,边狂奔边用中文高喊“让开!让开!”,高速运动的镜头闪过挂着内衣的竹竿和墙上办证的小广告。当年的西塘景区内,到处可见“《碟中谍3》拍摄地”的宣传海报。
据传影片在内地三度送审,比原计划推迟10天上映,最终删掉了西塘老人打麻将等10多分钟的内容。在漫长的建立自信的过程中,西塘曾被选中为文化输出的标本,却在某个阶段成为“受害者”,或是一个不便被明说的自信的暗面。
迈入21世纪的头一年,中国举办2001年APEC峰会,年底加入世贸组织。APEC与会经济体领导人身穿的“唐装”唤起了民族情怀,在风靡全国的同时,也引发了关于“什么能代表中国文化”的探讨。
也是在这一年,周杰伦首张专辑《Jay》横空出世,方文山凭借专辑中的《娘子》提名第12届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由此开始,“中国风”席卷华语歌坛,两人陆续推出《双截棍》、《双刀》、《龙拳》、《本草纲目》等歌曲中,一个共通的主题是,“看我抓一把中药服下一帖骄傲”。
2002年,陕西网友“华夏血脉”在新浪舰船知识网络版军事历史论坛发表“失落的文明-汉族民族服饰”一帖,吹响民间汉服运动的集结号。“汉服复兴”诞生自民间,发酵于网络,像是全球化浪潮、信息爆炸等各种“21世纪综合症”冲击下应激反应。
所谓“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复兴指向消逝的衣冠上国,早期汉服复兴运动“内忧外患”,对内要重振民族认同,对外是“抵御外侮”。汉服爱好者互称“同袍”,出自“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讲的就是战士出征前同仇敌忾,相互召唤的战斗精神。
一个在同袍中广为流传的故事属于电力工人王乐天。2003年11月22日,他穿着汉服走上郑州街头,11月22日因此被同袍们定为“汉服出行日”。在不同的故事版本中,王乐天的汉服或由同袍亲手缝制,“有人因此刺破了手指,却乐在其中”;或由一个原本做和服、韩服生意的商家制作,“被大家对汉服的诉求所感动”。
这一年中国互联网用户近8000万,跃居世界第二位。“孙志刚案”借助网络传播,推动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废止,这被视为“网络舆论元年”的标志。“汉网”也在2003年成立,该网站自称是“汉民族门户网站,汉本位精神家园,汉文化复兴平台,汉服运动发祥地”。据说,王乐天的报道被传至汉网后,迅速破了网站点击纪录。
网络也助长了民族主义情绪。谣言四起,编造“被害”的想象。当年10月底,传闻学校日本教师和留学生在晚会表演辱华节目,西北大学爆发反日游行。不难理解,各种版本的王乐天故事中,相同的细节是:路人骂他穿和服,小孩指着他说“八嘎”。
王乐天
那时候穿汉服出行的最大阻力来自同胞的误解。2010年9·7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西安、成都、郑州,宁波等地爆发反日游行。10月16日,一个女孩身穿汉服出现在成都街头,游行大学生误认为是和服,逼她当街脱下汉服,然后将其焚毁。
早期汉服复兴运动以汉网等汉文化网站为据点,延伸至线下,则是身穿汉服祀孔、祭祀先烈等活动,影响范围始终有限,直到2013年方文山发起西塘汉服文化周,汉服终于借助大众明星的影响力,获得大规模聚会的线下场地和辐射更广泛群体的线上切口。
2012年,国学博主“汉服晴空”在微博发布了方文山亲笔写下的《致敬汉服武林同道中人的千言书》,“试问世界上有哪一个民族,在没有被侵略与占领的压迫下,居然还需要以忧国忧民的心态,深怕传统中断,然后大张旗鼓地去宣示与倡导自身的传统服装!”
《千言书》里说,在网上发现了怀着“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理想的同袍后,方文山感慨万千。方文山一直想从传统文化中“寻根”。2011年,他曾去江西赣南于都老家祭祖,并将自己以及亲人的名字加入于都方姓族谱。当时方文山告诉记者,“要知道你从哪里来,找到自己的根源,这是一种历史的连接。”
2013年首届汉服文化周现场,方文山作为发起人,和370名同袍共行“乡饮酒礼”,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在中国,这样的“世界之最”并不少见。启动仪式上,西塘古镇党委书记郁伟华向活动发起人方文山颁发了汉服文化“杰出贡献奖”。
《千言书》曾提到,“汉服的回归与复兴,最直接有力的还是由政令来宣传及提倡。”但早期官方往往对汉服避而不谈。2006年7月,在中国政府网“56个民族介绍”的页面配图中,其他民族的模特穿着各自的传统礼服,汉族模特穿着“肚兜”。在同袍们的抨击下,网站将照片换为汉服。2013年1月,汉族又被配上身穿“唐装”的照片,遭到抗议后,网站把所有民族的配图全部删掉。
方文山(左)在本届汉服文化周
2016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的大会上,“四个自信“被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四个自信’“。
“我们多少都有些自卑感,包括在对外交流的时候。该骄傲的地方还是要骄傲,该自信的地方还是要自信。”我们在西塘碰到了清至,她是个听着婺剧长大的90后,家在金华,从小喜欢传统文化。上初中时,清至从报纸上看到王乐天的报道,“心里咯噔一下,然后就开始去了解汉服”。
在美国读研究生期间,清至对民族认同感的需要变得强烈,她加入了当地的汉服社。身边日本、韩国,印度的同学有时会穿着民族传统服饰,她也会穿上汉服出席重要场合,还跟着社团与孔子学院合作过各种推广汉服及传统文化的活动。
用清至的话说,汉服背后是“历史的眼泪”。不同于单一民族的日本、韩国,中国的“汉文化”和“汉民族传统服饰”很难脱离民族融合的背景存在。定义“汉服”,可以“始于黄帝,备于尧舜”,止于实行剃发易服等统治政策的清朝。经过300多年的断代后,当代汉服体系主要由民间爱好者构建,至今仍存在争议。
今年10月13日,CNN一篇名为《着装自豪:卷土重来的中国“旧”时尚》触怒了不少同袍。文章提到了汉服背后存在的“政治性”,认为“汉服文化的盛行会削弱中国的民族多样性”、“汉服正在消除少数民族的文化”。
“他们推崇日本文化,但却对中国文化有这么大的偏见。”清至说总能看到外媒对中国的不实报道。她为此愤愤不平,“中国人民为什么会被西方丑化?他们觉得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封建礼教,你要让他们去接触真正的传统文化。”
同袍们乐于和我提到“文化自信”、“一带一路”对传统文化的重视。“新的中央领导班子上台以后,非常积极地推进传统文化,现在真是一个春天。”
年纪更大一点的萧萧从2004年开始接触汉服,先后参加过5届汉服文化周,也在西塘完成了从汉服爱好者到铠甲复原师、汉婚礼策划者的身份转变。时至今日,他仍记得在第二届汉服文化周听到大家以“同袍”相称时的幸福感。萧萧说,无论多忙,他都要来到西塘,“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面对汹涌而来的传统复兴,更多的人可能处在一种明确感知了趋势、却持有犹疑态度的复杂情绪中。西风从初中开始接触汉网,现在是云南一个县级市的公务员,这两年,他明显感觉到了政府对书法、汉服,包括传统美德的热情。当被问到对推广《弟子规》的看法时,他的态度谨慎起来,“《弟子规》不好评价”。
03 | 始于颜值,忠于文化
我见到“掌柜的”时,她身穿明制汉服坐在肯德基一角,裙摆下是一双白色运动鞋。这两年兴起了一种混搭风潮——“汉洋折中”。
在经历了“自信”萌芽的阶段之后,“强国一代”需要更强烈和直接的表达。
2015年,淘宝给掌柜的推送了汉服,这成为她“入坑”的开始。汉服文化周是她深化认知的重要场景。头一回来西塘,掌柜的穿上汉服扎个马尾就来了;第二回,她带了三款套装,还学会了做妆发;今年,她头戴发冠,手拿折扇,一身明制是自己叠加搭配出来的。
对掌柜的影响最大的不是同袍,而是商家。“我上学的时候,历史从来没有及格过。”掌柜的了解汉服文化的主要渠道,是一个汉服商家成立的买家聊天群。三年多的时间里,掌柜的买了近20套汉服,常服穿窄袖,礼服穿大袖,天热穿宋制,天冷穿明制。
“国潮”是淘宝流量扶持的重点,今年淘宝造物节首次将“国风”区作为整体板块推出,并集结了多家汉服工作室组成汉服专区。新的“汉服运动”,或许意不在“复兴”。
西塘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
淘宝造物节上的汉服
在更像“西塘撞衫大会”的汉服文化周上,明制汉服人气最高。问及原因,无外乎复原明制有足够多文献和文物支撑,以及明是历史上最后的汉人王朝。有高频关键词,比如“藏富于民”,“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汉服相亲大会上,男嘉宾“君明”讲起名字由来,君是君子,明是大明。站在我前面的女孩闻声高呼,“大明万岁!”
回顾自己的“入坑”明制的过程,熊熊套用了一句粉圈话术,“始于颜值,忠于文化”。
熊熊是个95后,现在在上海做税务工作。她上学时曾买过布料轻透、绣花繁复、不太讲究形制的“仙女服”。工作后,手头的钱多了,她在购物群里认识了几个聊得来的买家,又因此加入了清至所在的汉文社,发现“还是明制最好看”。
对于从“仙女服”到“明制”的“审美升级”,熊熊给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理由,“价格不一样了”。同袍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生于1998年的熊熊感慨,“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比我们那一代好很多,我觉着主要是因为大家有钱了。”
根据天猫发布的《2018汉服消费人群报告》,2018年购买汉服的人数同比增长92%,其中“95后”成汉服购买主力军,占比48%。
今年5月,B站董事长陈睿在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介绍到,B站上的国风爱好者超过4000万,88%是95后出生的“Z世代”;国风相关的投稿数和UP主数分别同比增长达331%和304%。包括穿汉服在内,“国风”有多种表现类型,比如化古典妆容、创作中国风词句曲目,表演传统舞蹈、乐器等。
电视台、视频网站、流媒体平台,以及各大博物馆对文博IP的开发也卓有成效。《国家宝藏》第二季节目中复原了唐制襦裙。服装设计师楚艳曾是2014年APEC国服“新中装”的设计师之一,她说,“我们这代人的审美一直在受西方影响,时装的话语权也一直是在西方,现在是时候找回中国的审美精神了。”
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小红书创始人瞿芳表示,“年轻人有充分的意愿去表达‘我是谁’。”小红书上有超过8万篇关于汉服的笔记,“中国国力的强盛让这一代年轻人具有了前所未有的文化自信,而文化自信恰恰是文明交流互鉴的基础条件,也是提升中国文化全球影响力的必要条件。”
自信的年轻人不再扮演“受害者”。演员徐娇在2015年曾穿着汉服去到日本伏见稻荷大社,被微博网友指责“冒犯他国传统”,“不利于民族团结”。而汉服商家“十三余”创始人、B站93万粉丝UP主小豆蔻儿在今年做了“当汉服遇见世界”系列内容,其中穿汉服去日本的视频播放量超过80万。
热度最高的评论说,“无论是日本,还是伦敦,小豆蔻儿都穿着属于中国的服饰,走向世界,走向未来,我想说,今天我在,未来我也在,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汉服不止属于年轻人,对于大多数不了解这些繁复规则的人来说,它也比JK制服、Lolita裙子等小众服装更具亲切感。掌柜的告诉我,妈妈最开始觉得她穿汉服出门很奇怪,现在逢年过节,她会提醒掌柜的把汉服带回家,一家人穿着汉服拍照。
这种风气的确影响了更多人。“格格”是一家影楼的老板,今年初,几个朋友撺掇她办了一场“汉服走长城”的活动。从出策划到举办200人汉服秀,前后就用了8天。功课没做足,也没时间等定制的正版,许多人穿着山寨汉服就上台了,这被当地一家资深的汉学社抓住把柄大加嘲讽。
受到这事的刺激,格格赶紧买书补习,了解“形制”和“正版”的讲究。半年时间里,她给影楼添置了上百套汉服,自己还迷上了铠甲,手上最贵的一套花了10万块。
格格老家台州临海,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城墙、老街,还有明朝抗倭遗址——听起来甚至比西塘更加适合汉服活动的举办。“汉服走长城”落幕后,他们又参与了政府牵头的“桃花节”,“我们用推广汉文化的形式,很容易就能把事情谈下来。”
但汉服的标签效果还不明显。格格的同伴“皇后”这么给我介绍临海,“今年台州发大水你知道吗?就是我们临海被淹了。”后来那家汉学社办的活动被“皇后”发现了破绽——有两个小孩汉服在下面穿了运动鞋,她马上去相关公众号下留言批评。
“你指责我们的服装不到位,那我也可以指责你,对不对?”
04 | 浪潮
这种自发的自觉表达,很快被更多利益相关方敏锐地察觉到。
10月27日——汉服文化周第二天的午夜,我来到四贤祠弄的跳蚤市场。石巷幽长,以成串的红灯笼照明,人影映在墙上,叠加出浓淡不同的灰红色。
18岁的丸子只在西塘待一天,正在给首饰摊的摊主徐姐揽客。徐姐答应送她一条发带,售价10块。丸子嗓门大,不认生,像狩猎一样捕捉投向她的视线,敏捷地从摊位里窜出来,抓住过路人的衣袖,“小姐姐!来看看发带吧!”“小哥哥!你有女朋友吗?给她买条发带吧!”
老家在镇江的徐姐早年在日本的服装厂打过三年工,后来回来做电商,卖二次元周边。去年来西塘旅游时发现这里的热闹,今年就来摆摊了。生意并不复杂,批发团扇、发带,组装珠钗,技术难度不高,只是耗人力。
而一些认定汉服产业有更大机会的人,已经在着手解决产品工艺和供应链管理的问题。“仲澜卿”之前为国内外的服装品牌定制面料,注意到汉服兴起的苗头后,开始用预售的模式做汉服面料开发,这次专程从苏州来到西塘,想要对接更多汉服商家。
首饰商家“琵琶语”团队在义乌,以前做民族风首饰,这两年开始做“中国风”,每年销售额超过千万。今年,他们花了5万元拿到了一个不错的摊位。汉服文化周的第一天,还没来得及布置好摊位,就接待了第一批卡着点进入景区的同袍。琵琶语有自己的内容团队,还长期签约代理团队做各个渠道的投放,运营变得越来越重要,“以前叫传统电商,现在是新电商。”
早在2016年,徐娇就与载艺星辉共同打造汉服品牌织羽集”。2017年3月,织羽集的销售额从三十多万增长到一百多万,这得益于徐娇的“带货”和淘宝的流量倾斜。在阿里的电商内容化发展策略下,织羽集获得了淘宝新势力周、造物节等活动资源,也在日常运营中被作为二次元频道的核心商家去扶持。
西塘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
徐娇在2018年西塘汉服文化周
去年,“汉服”关键词在天猫的搜索量已经超过“衬衫”。今年3月淘宝发布的《2019中国时尚趋势报告》显示,在时尚搜索关键词趋势TOP10中,汉服位列女装排行榜的第三名和男装排行榜的第十名。9月,央视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报道,估算目前全国汉服市场的消费人群已超过200万,产业总规模约为10.9亿元。
今年七夕,淘宝监测的数据显示汉服销量增长了184%。截至11月11日14时,今年天猫“双十一”汉服成交金额超1.8亿元,其中“90后”消费者群体消费超9065万元。十三余是此次销售额排名第一的汉服品牌,“花鸟行吟”套装在开售10分钟销量突破2万。
“十三余”的汉服价格多在700元以下,目标用户是95后和00后汉服爱好者。瞄准这一消费群体,做内容和做汉服同样重要。许多人告诉我,他们会关注小豆蔻儿的教程和新品讲解视频。眠骨,一个我们在西塘遇上的南方人,汉服爱好者,一字一顿地向我强调了她的名字,“小豆蔻儿”。
几乎是业界传说的“明华堂”则更专注复原明代传统服饰,单品价格几千,套装上万。明华堂没有淘宝店,官网首页用橘黄色加粗字体写着:目前工期排到2021年5月中旬。我在景区遇见过几个做APP地推的年轻人,那个APP之前主要提供二次元资讯,最近上线了汉服板块。他们吆喝着送汉服,没有人在意。几个女孩起哄,要送“明华堂”,听到这三个字,人们聚集了过来。
徐娇和方文山都曾为西塘带来明星效应。现在,新的偶像诞生于短视频平台。“棠川纪”的模特是今年许多女孩邂逅的“未婚夫男团”,他们的视频在抖音西塘汉服文化周相关话题下刷屏,不少人评论,“终于能明白山阴公主的快乐了”。
我在西塘的时候,棠川纪的淘宝店铺只有汉服文化周联名款“青川入梦”。西塘之后,店铺上架了模特签名照和同款汉服。
西塘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文化周”,迸发出与我想象中“江南水乡”不符的亢奋感
来西塘的同袍越来多了,清至心里挺高兴,对于汉服“市场化”与“资本注入”,她也不算排斥。但看着为数众多的“两片式”“窗帘布”“仙女服”,她觉得大家的审美还需提高,“现在还是要包容吧。商家也有责任,汉服的钱太好赚了,谁都想来分一杯羹。”
就在西塘汉服文化周开幕的前一天,由团中央宣传部指导,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共青团河南省委、中共开封市委、开封市人民政府、中国青年出版社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中国华服日·宋风雅集”在河南开封举办。去年4月8日,共青团中央发布微博,选定每年农历三月初三黄帝诞辰为“中国华服日”,“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
是“中国华服日”,而不是“中国汉服日”。
清至也曾受邀参加华服日。她告诉我,两个活动方向不同,华服日的主要参与者是海内外社团社长和资深同袍,而西塘向所有人开放。“地方旅游局借势华服日却没提过同袍们的贡献,西塘汉服文化周是属于我们同袍的。”
是浪潮,似乎也是漩涡。清至觉得,西塘的氛围也不如从前了。再早几年,大家可以在汉服文化周的论坛上各抒己见,满腔热情地讨论各种问题,现在论坛审稿越来越严格。
“他们希望听到你说区域合作、吹主办方,他们不想听到任何负面的声音。”

相关阅读
汉服推荐
    2019年新款搭夫人原创汉服大袖衫兰花扇汉服大袖
    中国风改良旗袍连衣裙女2019秋冬新款宴会气质优雅年会晚礼服裙
    重回汉唐蒹葭汉服男士日常传统情侣款绣花晋制交领齐腰襦裙套装
    2019秋冬新款年轻款复古中国风改良红色长款旗袍气质优雅连衣裙
    都城南庄原创汉服女马面下裙玉惊凤秋冬季新款印花渐变非古装日常
    汉服斗篷 婉如 五五年原创设计女刺绣中长款秋冬毛领斗篷